奥康内尔

无名小卒。

战后商议。








模型:七创社,猫菇,3D Rad Exporter,満月の夜_山つき,

渲染:のりたまP,o_Vignette,HetaVocaCore

打个私心tag.

【aph/苏英】今天的日常

  亚瑟·柯克兰,一名作家

  斯科特·柯克兰,一名编辑

  他们是兄弟。
——

  "我亲爱的,该死的,该去见撒旦的‘God bless the queen ’大作家,请问您的稿子什么时候准备给?"
斯科特拿着一杯咖啡慢慢的喝着,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亚瑟的房间里白的反光,除去他英国国旗的被子和瘫在被子里的大作家,懒惰刺痛了斯科特的眼睛,即使他的眼镜早已被雾气熏染,一片模糊
  "别这样,我亲爱的,去死的,该去见恶魔的‘Beloved Mary ’编辑长,你那副该死的眼睛要笑死我了,像个白痴,即使你本来就是。"
  亚瑟掀开被子,在阳光的刺眼下用手臂遮挡着,透过臂弯看着门边的斯科特,上帝,他的头发在闪闪发光,我下次要给他剃成光头。亚瑟发自内心的啧出声,对于苏格兰人毫不犹豫的比了个鄙视的手势
  "有本事去掀苏格兰裙给我看,操不死你算我输……"
  "你又不是没看过。"
  斯科特笑眯眯的把亚瑟的一床被子掀起来,不忘把微热的咖啡通过一个撕吻传递过去,很好的刺激了亚瑟先生的舌根,并且让他好好的清醒了一下
  "…斯科特·葛朗台·柯克兰"
  "亚瑟·金毛虫·柯克兰,想要再来一下吗。"
  斯科特说的轻松,不容置疑的肯定语气噎住了亚瑟的回复,只得对着斯科特报以唾弃的眼神,诚然,睡眼惺忪的他也没什么威慑力,斯科特只是耸了耸肩从床头柜上递过去亚瑟的私人电脑,并熟练的敲上密码,打开之前保存的文档递过去,明示了他的目的
  "……你是恶鬼吗?怎么又知道我的密码,好恶心啊。"
  亚瑟一副嫌弃表情,从床头柜上摸到眼镜带上,长期的作家生活使他本来明亮的眼睛稍显黯淡,视力下降伴随着影响,抱怨的嘀咕着伸了个懒腰,从新开始了打字,斯科特就在他旁边坐着,指出需要修改的地方,并且指出昨晚亚瑟的宿醉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引得亚瑟嗔怒
  "上帝,不是你灌我酒的吗?"
  "那你别喝,倒了也行。"
  斯科特的嗤笑让亚瑟一度想砸了电脑,但为了不让他的伙食费受损,咬着牙敲击键盘,让人觉得几乎要敲碎的力度,引起了斯科特的不平心理,握住亚瑟正在打字的手,叹息的吻了吻他的手指,让亚瑟觉得恶心的同时也有惊讶
  "你跟谁学的,这并不像你了"
  "你要是乐意去当少女小说的编辑你去当,我看的头大"
  "……噗嗤。"
  亚瑟没有憋住的忍俊不禁,笑到眉眼不轻,抓着斯科特揪过来安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头顶像是安抚狗的动作着实让斯科特脸黑了一把,拿掉亚瑟的手咬上去,疼痛让亚瑟失去笑容并且以看变态的眼神盯着他
  "我不介意提前收稿"
  "把你的牙收回去,搞得跟你的抽烟老黄牙很白似的"
  "现在收稿吧。"
  "……你牙特白,相信我。"
  咬牙切齿。
  

【凹凸世界】四季

☞ooc,架空学院pa,主cp看tag吧☜

一年四季,春去春来。

又是一年招生季,新生们带着考进学校的喜悦和兴奋,他们期待着这里的日常,对于未来抱有希望和强烈的渴望,自己的未来是否会有一个好的生活,猜测自己每一天的学习生活是怎么样的。青涩而又不稳重的时期,进入了最后的磨砺,仅仅几年,不超过一只手的春夏交替,到底是轻于鸿毛重于泰山,自己再猜也不会得出精准的答案。

雷狮对于这所学校一开始的好感还不错。跟小城市一样的校园,干净的环境,令他最相合的小桥流水上,静听风的俯吹,这没什么不好的,一切都合情合理,他也可以在晚上出去撸串,对于我们前阔绰少爷,是习以为常的夜生活。随性恣肆的生活态度,四肢发达大脑发达的个人,再加上他的家世与学校内部有关,校方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分是最低底线。

雷狮的好日子过了半学期,直到第二学期,二年级的安迷修当上纪检部部长,校园进出不再是那么所以,甚至被盯上了的感觉,让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纵使雷狮这么思考他做过的所有坏事,也会因为太多的懒得思考,随安迷修去了。

二年级的纪检部部长,安迷修,被同僚亲切的称呼为骑士,而他自己也会很开心,是一个遵从古世纪骑士道的现代绅士,虽然社会不允许他一些地方,安迷修却巧妙的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他随身带着两把短剑,按理说是不允许的,但他坚持会带上塑料膜,校方也根据他的良好行径同意了。这条消息传到雷狮耳朵里引起了一阵不满,他的雷神之锤都要偷摸的带,没有天理。

说安迷修是黄玫瑰一样的人也不算谦卑。

他们的熟识对于雷狮来说有点尴尬,翻墙翻到一般被逮到这种事,就像是半条腿过了奈落一样,被恶鬼狠狠地拽过去,就像是在墙壁下面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光的安迷修,像是恶鬼一样。

"雷狮,我限令你三十秒内下来,不然记大过"

安迷修考虑了一下睡觉的同学,决定还是小声比较好,就咳嗽了两声警告雷狮,这让我们的雷老大有那么一点不爽了,你安迷修算哪个人物,校内总排名还没我高就想来管大爷的事。雷狮这么被一打扰也没了兴趣,就索性坐在墙头俯视安迷修抬起来的脸,意外的的长的还不错。

"凭什么"

自然是嗤之以鼻的回答,即使再对于这个一再挑战自己权威的二年级长辈感到有兴趣,但也是时候停下观察游戏了,走廊上偏转眼神的视线都不知道对上多少次了。头号躁动团体雷狮海盗团,安迷修听到过不少这样的传闻,这是什么中二组织,他的第一反应,但其实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

"凭违反校规,如果你再不听从,后果自负"

安迷修也有点不耐烦了,轻啧了一声,皱紧眉头抬头看着拦网上的人,雷狮挑衅的笑容不是没有看到,打起来也只会引起更大的骚动,并且自己还没有熟练的技艺,师傅教的学到的还远远不够。

"后果自负?用你的橡胶剑杀了我吗?"

在雷狮看来安迷修的自信不过是强装出来的,白天好好上课的三好跟睡了一天的他可没有什么可比性,打起来的结果是谁赢一目了然,只会觉得更加没有意思罢了。但也导致了雷狮忍俊不禁笑出声,自大的中二骑士?卡米尔这个总结真是太精辟了,我记得他还想要一匹马,想做王子的和尚么。

安迷修看着雷狮越来越绷不住的嘴角不敢置信,对于笑出声的他甚至还笑到从墙上掉下来这种事情也是始料未及。一个踏步想要去接着雷狮,雷狮却蹬了一下墙壁,从安迷修的身侧踏出,躲过了扑过去的骑士,甚至还伤心悦目的看着安迷修撞着脑门的样子,也因为光顾着看他,自己没站稳摔倒地上蹭破手皮。安迷修揉着自己的额角,听到了有谁的声音传过来,抓紧拉着雷狮躲在花丛里,雷狮自然是不知所措,手还疼着呢这傻x干嘛???

耳边的脚步声愈加明显,透过从间的间隙看见见了穿黑皮鞋的看门人,安迷修情急之下喵了一声,引来了雷狮看zz一样的目光。

【什么啊……原来是猫】

审查的人一走,安迷修就从丛里面站起来,无奈的对着笑的雷狮过去一巴掌拍头上,雷狮收了收嘴角给安迷修的肚子来了一拳

"你刚是在拍谍战片吗,还猫叫"
"这叫智慧……!!要不是我你还不会得救!"
"不,其实就是你谍战片看多了"
"那是智慧"
"那回去吧"
"回去吧"

今天也是微妙的一天。

【APH/DOVER】时代

&通俗的吸血鬼☞吸血鬼猎人设定
&涉及宗教,看不顺眼的跳过就好,有错欢迎指出
&也算是一时兴起,感觉好像以前看过这种感觉的漫画,但又想不起来
&新人,请多关照,以上。

一.

  自己的存在就是令人厌恶的。
  
  不怕阳光的吸血鬼当了神职者,甚至对于他的同胞恨之入骨的表现,在教廷中大受好评。当然,这也是在没有人发现他是吸血鬼的前提下。
  
  成为了吸血鬼猎人。

       可笑至极。

        抖动鼻翼看向后身的跟踪者,不爽的啧了几声。在森林中的奔跑还是会延缓动作。灵巧的跳动对于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从小就接受了这样的教育,不想做得好也会变得困难,身体机能反射性的动作足以让其躲避掉教廷的视线。机械臂的突然松动对于他来说还是不小的符合,拉动其中的数据线,按照最简单的方式从新接上以后屈伸五指,可以察觉到力量的阻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一栋大宅前的森林中停下,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以树枝和树干衔接的位置为起跳点,给自己一个推力 。

  隐去气息的自己,连雀儿都栖息一旁,而当雀儿成了惊弓之鸟的时候,自己也早已似离弦之箭奔着目标行动。
  
  盯紧了在那里的人,握紧手中的银剑,低语的圣词伴随着刀剑入体,划破肉体纤维的声音响起,但被刺的人却毫不在意,他面前的女仆也只是淡淡的躲藏到一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用剑反手在人的身体内搅动,没有意料之中的尖叫和恐慌,即使是习以为常也感到有些愤怒,向上猛的提剑,两半的身体出血量超大,喷出来的部分一部分化作黑色蝶蝠离去。而在地上滚动的一部分则是成为了血奴出现,因为大于自身重量的锤子而拖拉着半边的身子的女仆。可真是主人的恶趣味。
  
  即使这样,血奴的攻击力还是值得赞扬的,不懂疼痛和无限再生的生理条件也让他们拥有持久战的获胜权。攻击的速度也没有显得笨拙,阻挡的同时也将早已装备在手上的电击器启动,电流刺啦啦的流动声音饶人,不过也是多亏了有降噪器才会变得好一些。二楼庭院摇椅上坐着的男人带着慵懒的语调,跟一旁的女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听着自己的庭院因为打斗而被毁豪也不在意。
  
  "小少爷又去装了点新东西啊"
  
  "是的,波诺弗瓦主人。柯克兰先生这次非常有信心的样子"
  
  "真是的,就这么想把我杀了…吗…咳!"
  
  腹部传来的绞痛令本优雅自得的男人挑了挑眉,纯银的钢棍,这可真是下了大手笔。骑在身上的男人喘着粗气,额角和身体上有不少为战斗而做出的伤痕,不过,破肚而出的螺旋的银家伙才更值得夸奖吗?正在思考之时,就被面前的人提起了领子,厌恶而又敬爱的眼神,真不错,我该夸奖他作为一个人类的敬业吗。
  
  "您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因为出血量的问题而颤抖的声音,再加上因为任务而没有进食的小驱魔师也算是有那么一点负担了,再加上现在血液的诱惑,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是一件烦躁的事情,更何况是这种邪念的出现,绿色的瞳孔中,嗜血的红色一闪而过。在驱魔师面前的人轻笑的同时也不忘细致的观察着对方的神情,托起人的脸放置在自己的肩膀上,稍稍偏过头去留下对方可以霸占的一席之地。
  
  "小少爷…进食的时间到了吗。真希望下次你可以稍微轻一点的破坏,即使是我…唔…也不一定承受得起啊…"
  
  弗朗西斯无奈的吻了吻身上人的耳根,安抚着他的金发,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像是在养动物一样。一旁的女仆而是在打电话,取消弗朗西斯今晚的生意流程。
  
  "……好孩子"
  
  这是两人宝贵的安静时间。难得可贵。
  
  ……………………
  
  第二天。
  
  亚瑟坐在床边整理衣服,将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好,裁剪合身的工作服在他身上并不突兀,而这一切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的样子。拿出一旁的十字架忏悔,床上的人也慢慢转醒,他身上的疼痛和孔眼提示昨晚到底有多激烈。
  
  "绝食失败了?不是说再也不来的吗?"
  
  弗朗西斯皱着的眉头也带着说不出的调侃意味,趴在床上看着一旁的亚瑟笑了笑,对方的沉默和不予回答也算是一种习以为常。
  
  "好吧,我亲爱的,这次到这里来有什么问题呢?需要我帮你解决一下……"
  
  "不用,只是出任务罢了"
  
  亚瑟也算是料到人接下来的语句,及时打断才没有让那污秽的语言插入自己神圣的祷告。有些无力的直接向后躺下,床上的人则用右臂支起,看着面前的少年,总是不自觉的微笑。
  
  "你要知道,上帝爱他的孩子们。但是,我对自己感到厌恶,无论是多么诚挚的祈祷,上帝也不曾理会过我分毫,只是我单方面的付出。这非常让我感到讨厌和挫败感。"
  
  "上帝只有你在祈祷做恶事的时候才会成全你,不是吗。"
  
  就像我一样。
  
  弗朗西斯揉了揉亚瑟的头发,成功换来了一整套不满的举动。
  
  "那么我诚挚的信徒,你这次来想干什么呢,享受完盛宴拍拍屁股就走吗?我身上的记录标志着你的恶行。"
  
  "出任务,我深刻的察觉到了绝食对我的危险,所以决定带上你一起走。"
  
  "坏事都有人接手,私人求情使公众利益遭殃。"
  
  "您没有拒绝的余地。主人。"
  
  亚瑟伸手攥着在自己头上抚摸的手腕,转而握住对方的手亲吻弗朗西斯的指尖。
  
  "无谓的吵闹就先停一停,任务为重。"
  
to be continue.

【APH/苏英苏】今天的日常

   #本来想写普灭,但还是决定写日常的来了
      #这里新人,请多多关照
      #编辑苏/作家英,这样的设定
       【……左右逢源】
  亚瑟细细的品嚼着口中的文字,坐在高层的咖啡厅望着窗外世界,三月桃花雪,仅仅只是一层玻璃罢了,却依旧显得云里雾里的
  【左右逢源】
  亚瑟抬手托起自己的眼镜,让他更好的架在自己高挺的鼻梁上,白色的镜框衬得人绿色的虹膜更为显眼,金色的睫毛尖扫过镜片,细致的触感人的眼微颤。看着玻璃中的倒影渐渐沉入想象力的海底,脑内的自己像是浮空在空中的一般,身形渐入透明,抬手触碰碧蓝的天空,映在亚瑟的眼里却又宛如一片碧波。清澈,又无感情
  【我对他是否也是那样的呢……】
  他用手从新握住面前的茶杯,丧失了些许温度的红茶让自己的手心不再温暖,心中稍稍有一些渴望有人可以给自己一些温度。拿起茶杯,奉起茶杯饮用,微凉的液体从自己的嗓子眼滑倒小腹,让因为暖气而有些昏昏欲睡的脑袋带来些许清醒,嘴中吐出的雾气在茶面上来了个小回旋,扑倒自己的眼睛上,一片雾朦胧,眼睛得到湿润,舒服的阖上眼,映出那人的模样
  【他就像至好的烟】
  亚瑟还是有些拿不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有些苦恼的敲了敲脑袋,为自己的所行所想所而哑然失笑
  【自己跟一个刚恋爱的小小姐一样】
  看着窗上降落的六角雪白,小小的让亚瑟想到精灵的模样。他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神失焦,却也还是看不到那一抹像是狐狸耳朵尖,那藏不住的,温暖的棕红
 【Mm……会不会更像是薄荷糖呢,再加些不熟的草莓】
  为自己的构思而勾起嘴角,想想出那人变成自己所想的‘草莓薄荷糖’的样子,笑意渐浓
  【哦…那我就是酸柠檬糖?】
  “唷,柯克兰大作家不好好写你的稿子在这里瞎转悠,再说找灵感我可不信了,”
  甜蜜的想象被清脆的挂铃声打断,在安静的咖啡厅里忽得格外大声,感觉到那人明显压低的声音,收敛起自己的表情,悄悄的向后瞥一眼,继续装作无事的喝茶
  “柯克兰先生,我需要创作下一部的灵感,瞎转悠何处来呢?”
  听到那人的皮鞋声敲击木地板,对方微凉的手抚上自己的头宛若面前的茶,让亚瑟的眼神暗了暗
  “好了,温度低了回去了,小崽子晚回去大人可是会伤心的”
  
  “你果然还是蠢货吧”
  
  “放心,我要蠢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以及你更加的,傻。回去给我赶稿子,给你三天时间让你玩了”
  
  “……可以推延时间吗”
  
  “抱歉柯克兰先生,不能”
  
  “……唔!”
  
  刚进到电梯里的亚瑟猛地被揪住领口,抬头却发现眼前人吻上了自己,大肆闯荡让刚还沉浸在温暖的自己有些接受无能,只能用力的推开他,因为缺氧而泛红的脸颊还在不断的喘息
  “笨蛋……”
  “下次出来穿厚一点,再逮到你我可以让你在床上赶稿”
  面前人点燃了烟,熟练的动作让自己总是忍不住的去看他,烟草燃起的星星火光,总是倍感亲切
  _【得了甜头的小孩子】
  小柯克兰先生这样总结了一旁的大柯克兰先生

【aph/苏英】病症

#这里新人请多多关照#
#这里是终于不懒码上的电子稿#
#感觉又ooc了【沉声】#
#有一点味音痴的因素#

part3
      斯科特已经到亚瑟这里居住了两周了,他总算明白他可爱的弟弟脸色为什么会那么难看了。早午饭就吃那么一点,下午茶也没有再做司康了,每天就靠喝水度日。
     【这兔崽子以为自己是精灵吗?靠天地精华度日】
     斯科特总是头疼的想。
     亚瑟这两星期感觉也有些不对,斯科特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欺负他,还一直盯着他看
     【这人没问题吧天天看我】
     亚瑟喝着茶却打了个不小的喷嚏
     ——————————————————
      如果你现在走进客厅就会发现,亚瑟和斯科特一直都是分开的。
     斯科特总是坐在沙发上烦躁的抽着烟,揉这他那头杂乱的红毛,对着因为偏僻地方信号极差导致雪花屏的电视感到绝望。而亚瑟坐在他那茶桌旁慢慢的喝他的红茶,书房里丰富的藏书使他不会变得像斯科特那样无所事事,他略带苍白的脸在茶水的温度下返了几丝红色。
      斯科特最终还是有些按耐不住了,在短距离却可以称为疾步的走向亚瑟并且重重的拍了一把桌子成功的吓到了亚瑟。
     “喂!baka你干嘛啊?”
      亚瑟缓过来后有些微怒的仰视着斯科特,茶也因为主人猛地一抖洒出些许在亚瑟的衣服上,还是有些难受的。
     “亚瑟你回答我,你是不是还在为那个琼斯家的担心”
     斯科特眯起眼睛盯着亚瑟让他有点发毛。
     “怎么可能,他早就离开我了不是吗?他的选择我何必阻拦。”
     “你在害怕,说实话。”
      看似不经意间的抿茶,细节早已暴露一切
     “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想念那个白痴。”
     【绝对不会的】
     斯科特揉了揉眉心,感觉自己的烟瘾又要上来了看着眼前的人决定还是忍一忍
     “我是你的看护亚瑟•柯克兰,你就当配合我的工作不行吗?”
     “我从没请你当我的看护斯科特”
     “你认为老头子的话我能反驳吗。”
     “……不能”
     亚瑟不情愿的扭头,不想再看向斯科特
     “那就听话啊小兔崽子”
      斯科特不耐烦的用手托起亚瑟的下颚逼他望向自己
     “你到底怎么了,该死的亚瑟”
    

【aph/苏英苏】病症

#这里新人多多关照#
#这篇文慢热的像是日常。。。#
#http://wosuyigehaoguliang.lofter.com/post/1d24f23a_ca8f59f#【第一章链接】

part2,
亚瑟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使那粗眉毛快凑到一起变成一字眉

“别那么让人讨厌,斯科特。”

斯科特也同样回以不耐烦的神情

“别那么没有礼貌亚瑟,先让我进去才是所谓待客之道。”

“你并不是我的客人”

“我是你哥哥”

“。。。。进来”
亚瑟一边懊恼着自己开头就失败,并走到客厅给斯科特让出那仅容一人通过的门廊。斯科特收敛了脸上的表情,从新握住手提箱的提手走进屋内

“门前的台阶真是太碍手碍脚了,你那浆糊的脑子可真会出主意”

斯科特关上外门嫌弃的表情暴露无遗

“你大可蹦进来只要你可以”

亚瑟坐在米色的毛绒沙发上,或许因为沙发的柔软度太过强大,亚瑟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沙发陷阱中一般,前面的玻璃茶几上摆着一杯红茶,如秋枫的颜色让人赏心悦目,泛起的微波更是显得宁静。这时一阵清风蹭着落地窗的缝隙窜入,抚过亚瑟的额
发,隐约透出的绿色瞳孔在那一刻比宝石还要闪耀。
斯科特像是愣住一般盯着亚瑟,迈步走到沙发旁,皮鞋在木地板上发出好听的响声,手有微小动作的抬起似是想要去揉一把亚瑟的头。但亚瑟被盯的早有不自然,想问怎么了开口却变成

“喂,老头子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亚瑟脸猛地一红后快速退去,内心在问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而斯科特也是被叫回来,想起他刚才想要做的动作有些尴尬,整理好语气后斯科特开口

“咳咳,我睡哪里?整理好之后跟你说些事情。”

亚瑟有点迷茫

“说事情?说什么?”

斯科特点燃一支烟吸了口并成功把烟气呼到亚瑟脸上,才缓缓开口

“我相信老威廉叫我过来是有原因的,还有亚瑟
你的脸色难看极了”

【aph/英苏英】病症

#这里新人多多关照#
#很抱歉的短小#
#all斯科特大法好x#
#注意是狗血多年未见的兄弟设定#
#兄弟大法好!#
#英苏大法好!【等等说好的苏英呢#

1st.
见面:
斯科特站定在一处标准设计别墅的门前,随意的大量了门前围绕的一小圈种花的土地,可能是正是好时节的原因,没一朵种下的玫瑰都是那样的红的亮眼,英国海洋性气候带来的雨水为玫瑰洗礼变得美丽而不庄重。搭配上一圈低矮的纯白色栅栏——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干净,更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事物。

“这家主人品味不错啊……”

突然面前的白漆木门打开,即使听力灵敏如斯科特也收到了一小点惊吓,开门没有声音还是他第一次遇到的情况。

“喂,你在我家门口站着干嘛?”

门后的人有着金色的短发,零碎的刘海稍稍到粗的有些过分的眉毛那里,绿色的不如斯科特的混浊反倒是有着那么一点湖水般的清澈透亮,瞳孔却有如入深林般的幽绿,肤色有写苍白唇色浅淡嘴角勾起明显不爽的弯度,斯科特觉得与他有些相像,而且声音和样貌使他怎么看怎么熟悉。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斯科特拿出叼着已经是一段时间的烟挑眉看向那个精灵般的男子。

“你的打招呼方式还真是特别啊,该死的苏/格/兰人。还有你的记忆力已经下降到地狱低端了吗?”

那人摆出一副嘲笑的面容看向斯科特,眼中也是斯科特所熟悉的厌恶,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反驳回去

“愚蠢的英/格/兰弟弟,你的人难道不是早已下地狱了吗?”

斯科特也是一脸嘲讽过去,早在对方说哥哥的时候就想到的,这是他多年未见,‘想念甚深’,‘怀念无比’的‘亲爱的’弟弟
令人讨厌的
——亚瑟•柯克兰




未完待续,
               虽然下一个我也不知道啥时候更x

【aph/英苏英】惩罚

惩罚:被吸血鬼英然后干了场的感觉主要描写吸血时感受和反应以及心理200+/吸血鬼英

。。。。。

尖利的獠牙扎入皮肤,血管被刺破传入痛觉神经使自己皱紧了眉头,颈窝的温度有些过热的难受。血液被大量吸走的感觉简直差劲/喂,慢点,兔崽子老子要被你吸干了/感受到肩上那人放慢了动作松了一口气,但他像是报复般的又狠狠地咬了一下。瞳孔微缩,努力忍住揍对方的念头。/起来,现在。/用命令的口气对亚瑟说,而对方像是安慰似的舔了两下,传来的酥麻感让自己的身体有一瞬的战栗。看着对方满意的表情跳起了眉毛/吃饱了?/未等亚瑟回应便有些虚弱的眼前昏暗了一下,但甩了甩头迅速清醒过来,转身舔了下亚瑟的嘴角/现在,该满足我了吧?/

【aph/苏英苏】病症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
——这是斯科特来到这个新地方的第一个感想,他松开握住行李箱的手,从裤兜里掏出包不知名的烟,手腕巧妙的转动出一根,叼起,再掏出的是底色为银色的打火机,两面都是是苏/格/兰国旗的图案。
斯科特深吸了一口烟,似是放松了一般吐出烟雾眯起略带混浊的绿色眼睛看着前方
“应该,也不坏吧”
—————————
病人英x看护苏
—————————
•••••••••••••••••

本同人文灵感来自空间转发梗:
你得了一种病,这种病会在一年之内慢慢夺去你的味觉,嗅觉,听觉,触觉和视觉,直至死亡。唯一的解除办法是你向暗恋的人告白。如果他不接受。那么你的病会在一个月之内转好,但是对他的记忆越来越模糊,痊愈的那天你也会完完全全的忘记他。如果他对你抱有同样的心意,那么你的死亡和病痛将会转移到他身上,直到你不爱他为止。
#私自转侵删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