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康内尔

无名小卒。

【APH/DOVER】时代

&通俗的吸血鬼☞吸血鬼猎人设定
&涉及宗教,看不顺眼的跳过就好,有错欢迎指出
&也算是一时兴起,感觉好像以前看过这种感觉的漫画,但又想不起来
&新人,请多关照,以上。

一.

  自己的存在就是令人厌恶的。
  
  不怕阳光的吸血鬼当了神职者,甚至对于他的同胞恨之入骨的表现,在教廷中大受好评。当然,这也是在没有人发现他是吸血鬼的前提下。
  
  成为了吸血鬼猎人。

       可笑至极。

        抖动鼻翼看向后身的跟踪者,不爽的啧了几声。在森林中的奔跑还是会延缓动作。灵巧的跳动对于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从小就接受了这样的教育,不想做得好也会变得困难,身体机能反射性的动作足以让其躲避掉教廷的视线。机械臂的突然松动对于他来说还是不小的符合,拉动其中的数据线,按照最简单的方式从新接上以后屈伸五指,可以察觉到力量的阻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一栋大宅前的森林中停下,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以树枝和树干衔接的位置为起跳点,给自己一个推力 。

  隐去气息的自己,连雀儿都栖息一旁,而当雀儿成了惊弓之鸟的时候,自己也早已似离弦之箭奔着目标行动。
  
  盯紧了在那里的人,握紧手中的银剑,低语的圣词伴随着刀剑入体,划破肉体纤维的声音响起,但被刺的人却毫不在意,他面前的女仆也只是淡淡的躲藏到一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用剑反手在人的身体内搅动,没有意料之中的尖叫和恐慌,即使是习以为常也感到有些愤怒,向上猛的提剑,两半的身体出血量超大,喷出来的部分一部分化作黑色蝶蝠离去。而在地上滚动的一部分则是成为了血奴出现,因为大于自身重量的锤子而拖拉着半边的身子的女仆。可真是主人的恶趣味。
  
  即使这样,血奴的攻击力还是值得赞扬的,不懂疼痛和无限再生的生理条件也让他们拥有持久战的获胜权。攻击的速度也没有显得笨拙,阻挡的同时也将早已装备在手上的电击器启动,电流刺啦啦的流动声音饶人,不过也是多亏了有降噪器才会变得好一些。二楼庭院摇椅上坐着的男人带着慵懒的语调,跟一旁的女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听着自己的庭院因为打斗而被毁豪也不在意。
  
  "小少爷又去装了点新东西啊"
  
  "是的,波诺弗瓦主人。柯克兰先生这次非常有信心的样子"
  
  "真是的,就这么想把我杀了…吗…咳!"
  
  腹部传来的绞痛令本优雅自得的男人挑了挑眉,纯银的钢棍,这可真是下了大手笔。骑在身上的男人喘着粗气,额角和身体上有不少为战斗而做出的伤痕,不过,破肚而出的螺旋的银家伙才更值得夸奖吗?正在思考之时,就被面前的人提起了领子,厌恶而又敬爱的眼神,真不错,我该夸奖他作为一个人类的敬业吗。
  
  "您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因为出血量的问题而颤抖的声音,再加上因为任务而没有进食的小驱魔师也算是有那么一点负担了,再加上现在血液的诱惑,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是一件烦躁的事情,更何况是这种邪念的出现,绿色的瞳孔中,嗜血的红色一闪而过。在驱魔师面前的人轻笑的同时也不忘细致的观察着对方的神情,托起人的脸放置在自己的肩膀上,稍稍偏过头去留下对方可以霸占的一席之地。
  
  "小少爷…进食的时间到了吗。真希望下次你可以稍微轻一点的破坏,即使是我…唔…也不一定承受得起啊…"
  
  弗朗西斯无奈的吻了吻身上人的耳根,安抚着他的金发,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像是在养动物一样。一旁的女仆而是在打电话,取消弗朗西斯今晚的生意流程。
  
  "……好孩子"
  
  这是两人宝贵的安静时间。难得可贵。
  
  ……………………
  
  第二天。
  
  亚瑟坐在床边整理衣服,将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好,裁剪合身的工作服在他身上并不突兀,而这一切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的样子。拿出一旁的十字架忏悔,床上的人也慢慢转醒,他身上的疼痛和孔眼提示昨晚到底有多激烈。
  
  "绝食失败了?不是说再也不来的吗?"
  
  弗朗西斯皱着的眉头也带着说不出的调侃意味,趴在床上看着一旁的亚瑟笑了笑,对方的沉默和不予回答也算是一种习以为常。
  
  "好吧,我亲爱的,这次到这里来有什么问题呢?需要我帮你解决一下……"
  
  "不用,只是出任务罢了"
  
  亚瑟也算是料到人接下来的语句,及时打断才没有让那污秽的语言插入自己神圣的祷告。有些无力的直接向后躺下,床上的人则用右臂支起,看着面前的少年,总是不自觉的微笑。
  
  "你要知道,上帝爱他的孩子们。但是,我对自己感到厌恶,无论是多么诚挚的祈祷,上帝也不曾理会过我分毫,只是我单方面的付出。这非常让我感到讨厌和挫败感。"
  
  "上帝只有你在祈祷做恶事的时候才会成全你,不是吗。"
  
  就像我一样。
  
  弗朗西斯揉了揉亚瑟的头发,成功换来了一整套不满的举动。
  
  "那么我诚挚的信徒,你这次来想干什么呢,享受完盛宴拍拍屁股就走吗?我身上的记录标志着你的恶行。"
  
  "出任务,我深刻的察觉到了绝食对我的危险,所以决定带上你一起走。"
  
  "坏事都有人接手,私人求情使公众利益遭殃。"
  
  "您没有拒绝的余地。主人。"
  
  亚瑟伸手攥着在自己头上抚摸的手腕,转而握住对方的手亲吻弗朗西斯的指尖。
  
  "无谓的吵闹就先停一停,任务为重。"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