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康内尔

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四季

☞ooc,架空学院pa,主cp看tag吧☜

一年四季,春去春来。

又是一年招生季,新生们带着考进学校的喜悦和兴奋,他们期待着这里的日常,对于未来抱有希望和强烈的渴望,自己的未来是否会有一个好的生活,猜测自己每一天的学习生活是怎么样的。青涩而又不稳重的时期,进入了最后的磨砺,仅仅几年,不超过一只手的春夏交替,到底是轻于鸿毛重于泰山,自己再猜也不会得出精准的答案。

雷狮对于这所学校一开始的好感还不错。跟小城市一样的校园,干净的环境,令他最相合的小桥流水上,静听风的俯吹,这没什么不好的,一切都合情合理,他也可以在晚上出去撸串,对于我们前阔绰少爷,是习以为常的夜生活。随性恣肆的生活态度,四肢发达大脑发达的个人,再加上他的家世与学校内部有关,校方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分是最低底线。

雷狮的好日子过了半学期,直到第二学期,二年级的安迷修当上纪检部部长,校园进出不再是那么所以,甚至被盯上了的感觉,让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纵使雷狮这么思考他做过的所有坏事,也会因为太多的懒得思考,随安迷修去了。

二年级的纪检部部长,安迷修,被同僚亲切的称呼为骑士,而他自己也会很开心,是一个遵从古世纪骑士道的现代绅士,虽然社会不允许他一些地方,安迷修却巧妙的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他随身带着两把短剑,按理说是不允许的,但他坚持会带上塑料膜,校方也根据他的良好行径同意了。这条消息传到雷狮耳朵里引起了一阵不满,他的雷神之锤都要偷摸的带,没有天理。

说安迷修是黄玫瑰一样的人也不算谦卑。

他们的熟识对于雷狮来说有点尴尬,翻墙翻到一般被逮到这种事,就像是半条腿过了奈落一样,被恶鬼狠狠地拽过去,就像是在墙壁下面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光的安迷修,像是恶鬼一样。

"雷狮,我限令你三十秒内下来,不然记大过"

安迷修考虑了一下睡觉的同学,决定还是小声比较好,就咳嗽了两声警告雷狮,这让我们的雷老大有那么一点不爽了,你安迷修算哪个人物,校内总排名还没我高就想来管大爷的事。雷狮这么被一打扰也没了兴趣,就索性坐在墙头俯视安迷修抬起来的脸,意外的的长的还不错。

"凭什么"

自然是嗤之以鼻的回答,即使再对于这个一再挑战自己权威的二年级长辈感到有兴趣,但也是时候停下观察游戏了,走廊上偏转眼神的视线都不知道对上多少次了。头号躁动团体雷狮海盗团,安迷修听到过不少这样的传闻,这是什么中二组织,他的第一反应,但其实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

"凭违反校规,如果你再不听从,后果自负"

安迷修也有点不耐烦了,轻啧了一声,皱紧眉头抬头看着拦网上的人,雷狮挑衅的笑容不是没有看到,打起来也只会引起更大的骚动,并且自己还没有熟练的技艺,师傅教的学到的还远远不够。

"后果自负?用你的橡胶剑杀了我吗?"

在雷狮看来安迷修的自信不过是强装出来的,白天好好上课的三好跟睡了一天的他可没有什么可比性,打起来的结果是谁赢一目了然,只会觉得更加没有意思罢了。但也导致了雷狮忍俊不禁笑出声,自大的中二骑士?卡米尔这个总结真是太精辟了,我记得他还想要一匹马,想做王子的和尚么。

安迷修看着雷狮越来越绷不住的嘴角不敢置信,对于笑出声的他甚至还笑到从墙上掉下来这种事情也是始料未及。一个踏步想要去接着雷狮,雷狮却蹬了一下墙壁,从安迷修的身侧踏出,躲过了扑过去的骑士,甚至还伤心悦目的看着安迷修撞着脑门的样子,也因为光顾着看他,自己没站稳摔倒地上蹭破手皮。安迷修揉着自己的额角,听到了有谁的声音传过来,抓紧拉着雷狮躲在花丛里,雷狮自然是不知所措,手还疼着呢这傻x干嘛???

耳边的脚步声愈加明显,透过从间的间隙看见见了穿黑皮鞋的看门人,安迷修情急之下喵了一声,引来了雷狮看zz一样的目光。

【什么啊……原来是猫】

审查的人一走,安迷修就从丛里面站起来,无奈的对着笑的雷狮过去一巴掌拍头上,雷狮收了收嘴角给安迷修的肚子来了一拳

"你刚是在拍谍战片吗,还猫叫"
"这叫智慧……!!要不是我你还不会得救!"
"不,其实就是你谍战片看多了"
"那是智慧"
"那回去吧"
"回去吧"

今天也是微妙的一天。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