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康内尔

无名小卒。

【aph/苏英】今天的日常

  亚瑟·柯克兰,一名作家

  斯科特·柯克兰,一名编辑

  他们是兄弟。
——

  "我亲爱的,该死的,该去见撒旦的‘God bless the queen ’大作家,请问您的稿子什么时候准备给?"
斯科特拿着一杯咖啡慢慢的喝着,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亚瑟的房间里白的反光,除去他英国国旗的被子和瘫在被子里的大作家,懒惰刺痛了斯科特的眼睛,即使他的眼镜早已被雾气熏染,一片模糊
  "别这样,我亲爱的,去死的,该去见恶魔的‘Beloved Mary ’编辑长,你那副该死的眼睛要笑死我了,像个白痴,即使你本来就是。"
  亚瑟掀开被子,在阳光的刺眼下用手臂遮挡着,透过臂弯看着门边的斯科特,上帝,他的头发在闪闪发光,我下次要给他剃成光头。亚瑟发自内心的啧出声,对于苏格兰人毫不犹豫的比了个鄙视的手势
  "有本事去掀苏格兰裙给我看,操不死你算我输……"
  "你又不是没看过。"
  斯科特笑眯眯的把亚瑟的一床被子掀起来,不忘把微热的咖啡通过一个撕吻传递过去,很好的刺激了亚瑟先生的舌根,并且让他好好的清醒了一下
  "…斯科特·葛朗台·柯克兰"
  "亚瑟·金毛虫·柯克兰,想要再来一下吗。"
  斯科特说的轻松,不容置疑的肯定语气噎住了亚瑟的回复,只得对着斯科特报以唾弃的眼神,诚然,睡眼惺忪的他也没什么威慑力,斯科特只是耸了耸肩从床头柜上递过去亚瑟的私人电脑,并熟练的敲上密码,打开之前保存的文档递过去,明示了他的目的
  "……你是恶鬼吗?怎么又知道我的密码,好恶心啊。"
  亚瑟一副嫌弃表情,从床头柜上摸到眼镜带上,长期的作家生活使他本来明亮的眼睛稍显黯淡,视力下降伴随着影响,抱怨的嘀咕着伸了个懒腰,从新开始了打字,斯科特就在他旁边坐着,指出需要修改的地方,并且指出昨晚亚瑟的宿醉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引得亚瑟嗔怒
  "上帝,不是你灌我酒的吗?"
  "那你别喝,倒了也行。"
  斯科特的嗤笑让亚瑟一度想砸了电脑,但为了不让他的伙食费受损,咬着牙敲击键盘,让人觉得几乎要敲碎的力度,引起了斯科特的不平心理,握住亚瑟正在打字的手,叹息的吻了吻他的手指,让亚瑟觉得恶心的同时也有惊讶
  "你跟谁学的,这并不像你了"
  "你要是乐意去当少女小说的编辑你去当,我看的头大"
  "……噗嗤。"
  亚瑟没有憋住的忍俊不禁,笑到眉眼不轻,抓着斯科特揪过来安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头顶像是安抚狗的动作着实让斯科特脸黑了一把,拿掉亚瑟的手咬上去,疼痛让亚瑟失去笑容并且以看变态的眼神盯着他
  "我不介意提前收稿"
  "把你的牙收回去,搞得跟你的抽烟老黄牙很白似的"
  "现在收稿吧。"
  "……你牙特白,相信我。"
  咬牙切齿。
  

评论

热度(34)